中新网首页| 安徽| 北京| 重庆| 福建| 甘肃| 贵州| 广东| 广西| 海南| 河北| 河南| 湖北| 湖南| 江苏| 江西| 吉林| 辽宁| 山东| 山西| 陕西| 广东| 四川| 香港| 新疆| 兵团| 云南| 浙江

这些韩书记调研过的老弄堂,为什么亟待保护?
2017年02月08日 10:18   来源:上观新闻  

  上周,韩正书记走进了黄浦区老城厢的龙门邨、静安区老闸北的安康苑和素有“海上第一名园”之称的静安区张园,实地调研历史建筑风貌区的保护工作。

  为什么这几块历史风貌保护区亟待保护?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李彦伯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,这三块历史风貌保护区虽然各具特色,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,弄堂里的建筑都是独具上海地方特色的民居,传承着上海本地的历史文化。

  【这里有原汁原味的上海地方特色】

  在尚文路133弄口,远远就能看见一座门楼,黑色的铁门上保留着一块以前的门额,写着“1935”和“龙门邨”两排字,顶上还升着一面五星红旗。

龙门邨弄堂口

  这里便是老城厢龙门邨的入口了。门额上的字是由近代书法家朱曙先生所题,1935年则是这条弄堂诞生的时间。这里最初是一片桃园,清代乾嘉年间被士绅李筠嘉收购,将其建为私家花园“吾园”。同治四年(1865年),道台丁日昌将这里改建为龙门书院,龙门邨也由此得名。后来,这里成了江苏省立上海中学的发源地。1935年,上海中学迁往新址后,一家地产公司才将这里建成了现在的弄堂。

  走进弄堂,可以发现每排房屋都排列整齐,间距也较为开阔。从中间的主道往左右两边逛逛,每幢房子都独具特色。这里有独立住宅6幢、新式里弄住宅68幢、旧式里弄住宅2幢,每一幢建筑都不相同,既有西班牙式、苏格兰式、古典巴洛克式,又有中国江南民居,被称作“微缩的万国民居群”。

  不同于现在人们对老城厢的印象,龙门邨在以前可以算是彻头彻尾的“上只角”。不仅如此,这里的石库门还是最具代表性的上海建筑。老城厢弄堂里的民居多建于发展早期,因此并不像其他石库门那样“洋气”,而是更多地保留了中式元素。

  这里的“中西合璧”从每户民居的大门上最能体现。有的大门上雕着繁复的巴洛克式花纹,但它隔壁的木门上可能就还保留着中式的狮子铜环。30号石库门是龙门邨里最精美的大门之一,门楣上雕着两头石狮子,下面写着“厚德载福”四个大字,许多人来到这都忍不住举起相机拍照。一位姚阿姨就专程扛着照相机来这里拍照,她说:“从小住在老西门,没想到附近的龙门邨就有这么多历史遗迹可拍。”

龙门邨的各式大门

  【老弄堂不能格式化地保留,要多元化发展】

  韩正在调研时说,要以城市更新的全新理念推进旧区改造工作,要从过去的“拆、改、留并举,以拆为主”,转换到“留、改、拆并举,以保留保护为主”。另外,在保留保护的过程中,还要努力改善旧区居民的居住条件。

张园大客堂

  对李彦伯来说,这样的表述是一个振奋人心的“信号”。过去在旧区改造时,曾经有过误区,认为保留历史建筑就是不改、不发展、不投入改善。很多时候,对历史建筑风貌区的保护反倒站在了居民生活改善的对立面。比如,一些老弄堂里的居民年纪大了腿脚不便,却还是要天天往返公共厕所倒马桶。居民们盼望能有独立厕所,却迟迟未等来改造。

  但其实,对老弄堂的保护和发展不应该是互相矛盾的。李彦伯说:“对历史建筑风貌区的保护并不只是保守封存,而应该暗含着可持续发展。”具体而言,就是像韩正所说的将有价值的部分保留,同时注重对居民居住条件的改善。由于石库门需要修缮的量很大,保护成本过高,政府投入可能也只是杯水车薪,因此还需政府引入市场力量,给老弄堂注入新的活力。

  未来的龙门邨、安康苑和张园,是会像田子坊一样改造成商住混居,像建业里一样开发成商业住宅,像新天地一样纯商业开发,还是会效仿步高里走原生态保护的模式?对此,李彦伯认为这四种模式都有各自的局限性,并不能适用于所有里弄。每条里弄的历史、结构和居民都完全不一样,因此不能一概而论,将它们统统“格式化”。就像龙门邨的民居五花八门的大门一样,每条里弄的差异性正好塑造出它们各自的魅力。田子坊这样的“成功案例”,并不具有太多参考意义。(上观新闻综合)

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编辑:王丹沁

5
热点视频
阿拉微上海
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
上海人、上海事。
专业媒体、靠谱新闻。
图片报道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常年法律顾问: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
4887王中王鉄算 盘开奖结果小说